血红小说网 > 其他小说 > 攻心为上,老公诱妻成瘾 > 第783章,你骗我
    女孩儿的话太突然,桑榆一时语塞,“……应该要很久吧。”

    她毕业还得两年呢。

    而且他们还没圆房啊,她的身上前几天就干净了,沈培川没想起来,她也不能去主动提醒说,我身上干净了,我们……

    外间于妈今天也在,来看林辛言和宝宝的。

    她正在和庄子衿说话呢,“要不咱俩换换把,你在家照顾两个孩子,我在医院照顾太太。”

    庄子衿笑说,“两个孩子不听话了?”

    于妈说没有,“这不,你一直家里医院来回跑的,我不是怕你累嘛,我让你在家歇歇啊,两个孩子都大了听话的很,不用费心,反倒你两头跑比我累啊。“

    “你的心意我领了,不过照顾女儿的事情,还得我自己来。”庄子衿拍了拍于妈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外婆。”宗言曦从桑榆的怀里下来,就朝着庄子衿奔过来,宗言晨在一旁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这个妹妹恐怕永远都成熟不了。

    “桑榆过来坐。”庄子衿将宗言曦抱进怀里朝着桑榆招手。

    “看着丫头长得多水灵,培川也是有福气的。”于妈说,虽说桑榆家庭不是很好,年纪也不大,可是聪明懂事,长得也好,这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一个月以后。

    林辛言出院了,宝宝也抱回去了,一个多月的时间,小婴儿身上添了不少肉,头发乌黑,小小的一个被人抱着的时候会盯着人看,很是招人喜欢。

    本来宗言曦是最怕有了宝宝爸爸妈妈就不爱自己了,或者是对自己的爱会减少,但是宝宝抱回来以后她最稀罕,放学回来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楼上看弟弟。

    谁逗她说要把她弟弟抱走,她就把谁往门外推。

    宝宝回去以后,家里就热闹了。

    这一个月林辛言出了月子,但是秦雅这一个月过的很不好。

    经过一个月的吃药打针,经过检查有三颗成熟卵泡,取出的这一过程很痛苦,要从女性最私隐的位置,用长针刺穿,借助可视医疗器材,准确的找到位置,并且取出。

    取卵的过程中是可以打麻药的,但是对于优势卵泡较少的就不会打麻药了,会影响试管的成功率,这种取卵的方式对性伤害很大。

    出了手术之后,秦雅连话都说不出来,蜡白这一张脸。

    进入病房以后,苏湛和她说话她都没知觉,只是木讷而痛苦的望着天花板。

    听说取卵很成功,陈雪推着老太太去医生那里了。

    病房里只有苏湛陪着她。

    苏湛想要抱抱她,但是她身上经过一个月每天都打针,她的手臂好多处都青了,一个个针眼错乱的布满手臂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很疼啊。”苏湛的眼睛有些许的红,“要是我能替你疼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渴。”忽然秦雅干涩的发声。

    过程她疼的流了很多汗,现在整个口腔都是干涩发苦的。

    腹部以下现在还是疼的,一动都不能动,弯个腿都是疼,就这么直楞楞的躺着。

    “我去倒,我去倒。”苏湛连忙起身去倒水过来,他怕秦雅起不来身,去找了吸管,他将吸管放在杯子里,另一头拿着放到她的嘴唇边,“你张嘴。”

    秦雅的眼珠子终于动了动,苏湛正看着她,看到她看自己了,苏湛温声说,“水来了,喝吧。”

    她含着吸管,将水吸到嘴里,喝完苏湛问,“还要吗?”

    秦雅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他放下水杯,问,“是不是很疼?”

    秦雅说,“不疼。”

    “你骗我,你的脸都白了,过程不能打麻药,长针穿肉,怎么可能不疼?”

    秦雅轻轻的勾起唇角,“哪能怎么办呢?”

    苏湛问,“有没有想吃的?我给你买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给我买点甜的吧。”不管是什么,只要是甜的就好,不是说,甜的东西可以让人感到幸福吗?

    她想吃甜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好,我去给你买。”苏湛刚想走,一想这里不能没有人,就说,“我让人送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话音还没落,陈雪推着老太太进来,“送什么过来?”

    苏湛没往这边看,淡淡的说,“买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人家送来多慢,还不如你出去买的快。”老太太看着秦雅关怀的说了一声,“小雅你受苦了。”

    秦雅扯着唇,“这过程是必须要经历的。”

    “苏湛呐,你说买什么快去买啊,这里有我和小雪照顾着呢。”

    苏湛没动,低着头,“我让人送来……”

    老太太看苏湛这态度就气不打一处来,“苏湛你什么意思?我会虐待你媳妇儿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什么?”老太太咄咄逼人。

    秦雅扭过头闭上眼睛,有气无力的说,“苏湛不用买了,我困了想要睡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要买什么啊?”老太太问。

    苏湛给秦雅拉了拉被子,“奶奶我们出去吧,让她休息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肚子里憋了气,“我问你话你还没回答我呢!”

    “你要我回答什么?”苏湛都要快不认识这个老太太了,怎么会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呢?

    “不说拉倒,反正你眼里也没我这个奶奶了。”说完吩咐了一声,“小雪,推我回家。”

    这时,门铃摁响了。

    “谁会来啊?我去开门。”陈雪走去开门。

    门口是送外买的。

    外卖小哥带着头盔,手里拎着食盒,“这里有位秦雅秦小姐吗?”
竞博88